区块链媒体散场潮开启:曾半年敛走融资10亿 最短仅存活3个月

鄂州门户网阅读:37732018-10-26 18:16:13评论:0
区块链媒体散场潮开启:曾半年敛走融资10亿 最短仅存活3个月

10月10日,虎尔财经App关停。这家在去年春节前完成数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的区块链媒体存活不到一年时间就已关停。两天后,金十旗下区块链媒体“B圈”也宣布关停,B圈App公众号5月开始更新,8月停止推送,仅维持了3个月。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区块链项目集中涌现,区块链媒体也风声四起。有数据显示,2017年至今,国内共成立约150 家有进行工商注册的区块链媒体或社区公司。加上鱼龙混杂的自媒体,预估累计有上千家区块链媒体诞生。

但好景不长,今年加密货币行情不断下跌。熊市之中,行业里每一个角落的从业者都面临重新洗牌。区块链媒体也难逃市场洗牌的魔爪。

与此同时,行业里还存在内容不专业,从业者业务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在市场淘汰和自身实力提高难的双重夹击之下,区块链媒体面临着一场溃败,有的关停,有的转行,有的正在趁乱进场厮杀,最终谁走谁留,还需拭目以待。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QBD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过完10月,北京才会正式提前进入冬天。而今年的区块链及币圈却早早进入寒冬。“大佬”们或重回沉默,蓄力出击,或跑路被维权,发声者甚少。那些在牛市顶峰进场的投资者们,有的已亏得倾家荡产,在维权群里挣扎着相互告慰和拥抱。

此时此刻,除了维权群以外,微信群也已不再热闹。曾经VC们争相砸进真金白银支持的媒体也早已风光不再。追热点内容少,且随着加密货币投资者们逐渐离场,读者也在变少;做专业内容门槛高,少有媒体从业者能从技术到金融等各环节都有清晰的理解。

行情下跌,内容变少,资本离场。在此背景下,媒体从业者们有人已开始悄然退场,或关停,或转型,纷纷以不同的姿态离开行业。

10月10日,虎尔财经App关停服务。这已不是该媒体第一次关停服务,今年3月虎尔财经第一次App下线时,其公众号显示:APP将下线两周,公众号正常更新,并初定于4月12日重新上线。

但这一次,再次上线时间已变得遥遥无期。曾经发布以上公告的公众号也早在8月便已停更,App现也已无法正常登陆。

该媒体团队具有金融背景,CEO程建辉是机构投研服务平台“进门财经”创始人,在国内一二级资本市场积累了多年经验。

回顾它刚诞生的时候,官方宣称采用去中心化模式运作,主打“专业”与“研究”的理念。他们还称希望将在国内一、二级资本市场积累的投研经验和方法,运用于区块链领域研究,研究区块链技术与商业相结合的应用落地场景,分析企业发展及数字货币的价值基础,重点提供研究型内容。

那时的虎尔财经被VC们争相看好。公开信息显示,团队在春节前完成数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由币安的天使投资机构“JRR Capital”领投,“Dfund”基金和“TNB capital”跟投。但这个融资数千万的区块链媒体,媒体业务仅撑了不到一年时间就悄然退场。内部人士透露,团队已转型去做其他区块链服务。

两天后,10月12日,金十旗下区块链媒体“B圈”也通过App宣布关停服务。官方信息显示,B圈专门提供加密货币的财经资讯,帮助投资者更准确把握市场行情,极速了解市场动态,助力投资者的交易。

在投资者逐步离场后,B圈似乎已无服务对象。B圈微信公众号消息历史显示,其第一篇文章是在5月10日发布的 “昨日币圈‘东兴局’拉开大幕,背后是是非非何时休?”最后一篇则是在8月13日推送的“比特币:国王万岁”。

从从进场到离场,B圈App的公众号仅存活了短短3个月,这家背靠金十的区块链媒体也黯然离场。

内容少,从业者不专业是行业现状

在B圈、虎尔财经等有资金支持者在宣布退场时,一些传统媒体出身的“大无畏者”却在此时悄然进入。

10月初,前央视记者武卿携“环球链”来到区块链圈及币圈。环球链是一个传播区块链内容的分散社区,他们的首个产品为《环球链-区块链真相调查》(12集*30分钟)。该调查以视频的形式进行跨国系列深度报道,10月8日18:00在腾讯新闻首播。

前凤凰科技主编贺树龙也带着“区块链真相”进场,以深度报道的形式揭露币圈“真相”。

但区块链媒体要传递的不只是行业真相,还有技术的推广、常识的普及等。而这对于一般媒体从业者来说,无疑是一道高墙。

有区块链媒体的记者表示,理解区块链对于区块链记者来说极为重要。无论对行情还是项目,都需要了解基本技术才能建立客观的评价。另外,采访对象也不好找,大多数人往往只讲会一些概念和蓝图,具体如何执行和落地,一般极少有人能讲清楚。

该记者还表示,对于记者来说,如何学习也是一个难题。一般区块链媒体并不具备专业知识培训的能力和条件。区块链技术上涉及的东西目前大部分技术人员都搞不清楚,写文字的人则更加难以理解。她称自己在看书时看到代码就直接跳过。

刚从某知名媒体跳槽到一家区块链媒体的杨舒(化名)则认为。熊市里,区块链媒体失去的不仅是资金来源,还有讯息来源,也就是内容来源。“写选题本来就是靠天吃饭,熊市没有热点,没有热点就没有选题可以写。”

缺资金、缺内容、缺专业从业者成为了区块链媒体的现状。熊市到来,泡沫散去,没有人能逃过市场的魔爪。区块链媒体们或倒闭、或转行,媒体从业者们也纷纷离场。

刚从一家区块链媒体离职不久的范晓晓(化名),去了一个培训机构做新媒体总监。

她离职不久,入行也不久,一共才做了两个多月区块链媒体。她坦言,对币圈没什么感情,毫无眷恋。“这个行业挥金如土,都是虚的,都是飘的,一些人随随便便就说自己是专家。”

但回顾半年前,媒体还是资本、项目方的宠儿。IT 桔子数据显示,从 2013 年到 2018 年 6 月,国内共成立 155 家有进行工商注册的区块链媒体或社区公司。其中在 2017 年以及 2018 年创办的,占比约 67%。

而且2017 年以来至少 67 家区块链媒体获得了融资,占比所有区块链媒体的 37%,投资多集中于种子轮、天使轮。仅仅在 2018 年上半年里,区块链媒体便获得了大约 11.39 亿的融资额度。

在这个鱼龙混杂、充斥着欺骗、诱惑的行业里,区块链媒体的生存本就不易。熊市之中,读者离场,资本离场,那些剩下的区块链媒体们还能熬多久?

区块恋,专注于区块链原创视频

关注区块恋,轻轻松松看懂区块链

文章网址:https://www.ezmhw.com/ez-50718.html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